首页 > vr新闻 > 行业 > 专访《奇遇》导演赵琦:中年不惑,庆幸与VR的“奇遇”

专访《奇遇》导演赵琦:中年不惑,庆幸与VR的“奇遇”

2017-09-13来源:vr视频作者:蓝莓vr
导读:摘下VR眼镜,时光仿佛倒流了。冰岛北部荒原绚烂的极光,似乎仍笼罩在苍穹;荷兰鹿特丹的食物教堂里,行人来了又去;美国新奥尔良纯正的爵士乐,依旧萦绕在耳畔……欧洲的万种风情,美国

赵琦导演李保国

摘下VR眼镜,时光仿佛倒流了。

冰岛北部荒原绚烂的极光,似乎仍笼罩在苍穹;荷兰鹿特丹的食物教堂里,行人来了又去;美国新奥尔良纯正的爵士乐,依旧萦绕在耳畔……欧洲的万种风情,美国的肆意狂野,在别人的故事里,这十部《奇遇》VR短片让我亲历了一场有趣、感人的旅行盛宴。

《奇遇》是国内首部VR旅行图书,由著名纪录片导演赵琦、欧大明和张铭欢团队共同创作。 从初次接触这本书,到体验了随书附赠的VR视频,我便对这一本厚厚的《奇遇》,和这十部小小的《奇遇》VR充满了好奇。周末的下午,在北京望京花家地店的单向书店,我和赵琦聊了很久,关于VR影片,关于图书,关于路上与信念……

“人到中年,想要归零,尝试新的挑战”

“做《奇遇》的初衷很简单,我希望尝试一些不同的影像创作。”

第一次知道赵琦,并不是因为《奇遇》,而是看了他制作的纪录片《大同》(又名《中国市长》)。和他的许多其他纪录片一样,讲述的都是关于被撕开现实真相的故事,有些深刻,有些发人深省。身为纪录电影制作人、导演,赵琦也制作了《殇城》《归途列车》《千锤百炼》等纪录片,获得过不少奖项,包括艾美奖、伊文思奖、金马奖、圣丹斯奖和亚太电影奖在内的世界多个纪录影片重要奖项。

而在传统纪录片领域取得不小成就的赵琦,这次却选择全部归零,转而尝试用VR技术拍摄片子。在他看来,这不只是挑战,更是一次新的探索。

“平面视频我做了20年了,工作开始变得轻车熟路,有些重复性。而人又到了中年,我不愿意被时代抛弃,就想做些不同的东西。”赵琦告诉我,或许是嗅到了“中年危机”的信号,他开始思考一些新的东西。而VR的出现,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刺激。

故事从2016年3月份开始了。

当时的中国VR行业甚嚣尘上,也出现了很多作品,但在赵琦看来,这都不是大家真正想看的内容。真正的VR视频是怎样的,他充满了好奇。越难搞,越有趣,于是赵琦决定从零开始,学习用VR的环境讲故事,团队也在4月的一个下午组建了。

“风光背后,触到了VR视频的痛点”

之后,选题、测试、拍摄、剪辑,《奇遇》的制作过程,比预想的艰难许多。“VR硬件昂贵笨重、拍摄复杂、成本高、叙事风格尚待探索、头显效果欠佳。” 赵琦告诉我,历时16个月的拍摄,团队触到了VR视频制作过程中会遇到的的痛点。

由于之前一直做的是纪录片,所以团队坚持在拍摄前要做好调研工作。比如14个Gopro拍出来的全景视频缝合效果如何,低照的成像效果怎样,行驶中的观感如何,航拍会出现什么问题,全景声会带来怎样的体验等,为此团队用了3个月,对这些所有问题进行了测试。

真正的拍摄过程也历经挫折,赵琦讲述了团队水下拍摄的例子。“水下摄影机非常贵重,价值二十几万,而在水下拍摄时,一旦发现有问题,就得上去,拧开盖子,调整,再装进机器,回到水下。”整个水下拍摄的时间非常短,但是受制于设备,目前也只有这一种笨重的拍摄方式。同时,还要兼顾机器充电、储存,现场粗缝的问题,往往一忙就到了凌晨三四点,而七点又要出发赶路了,常常一天都来不及吃饭。

硬件的困难,在赵琦看来,需要等待技术成熟的那一天。而如何用VR语言讲好故事,才是赵琦思考最多的。

不同于平面视频,VR视频需要互动来抓住观众。如何实现互动,在赵琦看来,仅仅依靠声音诱导这些表层的技艺还很单薄。他举例,在VR里,一个地方突然想起了声音,原来是有人扔了一个瓶子,然后呢?只是有人砸了一个瓶子,却并没有在故事线上有任何推动作用,甚至观众也不能接住它,那这有什么意义呢?VR的故事叙述依然是线性的,调动有限。

而团队也在主动寻找与传统纪录片不同的表现手法,例如《奇遇》中使用了环绕式字幕,物体上方的CG字体标志,画面随着视线走等,都是在探索以一种更能体现360度、720度环境的方式来表现 。

相比于平面视频的制作,《奇遇》VR视频的制作似乎是一件“吃力不讨好”的事情,赵琦给我们算了一笔账。

拍摄《奇遇》VR视频所需要的设备动辄几万、到几十万元。拍摄所需要的时间周期,大约是传统视频的五倍,工作人员是其三倍,由此带来了巨大的差旅成本。由于使用了14台Gopro拍摄,因此,素材也从一份变成了14份,这样后期剪辑的时间和成本就增加了14倍。在视频的音乐选择上,由于面向全球发售,使用的都是付费版权音乐。这样,本来60万元就可以制作出来的平面视频,以VR视频方式制作呈现时,就花费了大约300万元人民币。

最后,在视频呈现的终端上,赵琦认为,VR头显体验效果依然是硬伤。“《奇遇》原定十分钟的短片,由于头显观影不舒服,被生生砍成了六分钟。”他认为,眩晕、拖影、佩戴不舒服,VR头显这些问题不解决,VR视频将很难被大众接受。

“可能是炮灰,但也不是走不通”

“现在谈VR该如何做,为时过早,我们也可能都是炮灰。”

做一个身先士卒的先行者吗?赵琦的初心可不在此,团队希望做出有国际水准的片子。正因为如此,团队做《奇遇》之初就坚决不做广告,而是精心打磨这样一部国际化VR纪录片。

赵琦表示,找到合适的平台发布,是《奇遇》的当务之急。考虑到有一定的受众量,平台才愿意购买,而国内VR发展的春天尚未到来,受众基数单薄。因此,《奇遇》目前面向全球发行,并且已被Discovery亚洲电视网购买,未来或将与Oculus、Google等平台合作,同时也将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。

此外,团队也在探索新的VR商业模式。赵琦透露,下一步团队将考虑如何将VR视频和平面视频相结合,融入娱乐因素,以更轻松的方式展现VR内容。

就这样,在困难与思考的交织中,赵琦与VR技术相遇了,奇遇了10个平凡而伟大的故事,叙说了VR视频的痛与希望。VR视频未来何去何从,或许,冰岛荒原的穹顶之下,满目绚烂的极光已告诉了我们答案。

声明:内容“专访《奇遇》导演赵琦:中年不惑,庆幸与VR的“奇遇””来源于互联网,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但不代表蓝莓VR赞同其观点及立场,版权归属原作者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我有话说

热门VR文章

热门VR游戏榜

分类目录